看淫图的软件

徐令宜低声道:i,你说,谕哥儿的婚事难,难在哪里?

主要还是徐嗣谕出身高门却是婢女生的庶长子。

可这话当着徐令宜,十一娘却说不出口。

徐令宜也没有要她回答的意思。沉声道:“难就难在他的出路在哪里?”

十一娘不由点头。

徐令宜这话说到了点子上去了。

徐令宜的儿子可以恩荫,可这恩荫却是有定额的,徐令宜又有自己这今年纪轻轻的继室,以常理论,她以后还会为徐家添丁进口,这名额轮到徐嗣谕头上的比率只会随着弟弟妹妹的诞生越来越渺茫。

俗话说,嫁人嫁人,穿衣吃饭。如果是贫寒之家,十两银子可以过好几喜偏偏徐嗣谕出身高门,不说别的,就这人情客往,一年也要几百两银子。一个连穿衣吃饭都难以保障的人,有谁愿意把女儿嫁给他。

“谕哥儿如果中了秀才,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”徐令宜见十一娘赞同,继续道,“可至少上公堂不用下跪,免了差役、田赋,就算没有恩荫,凭我们家的权力,做个小吏难道还是什么难事不成?加之又是庶长子,成亲以后可以分家独过。”说着,他笑起来,“所以我说,到时候你就等着挑媳妇吧!”

“侯爷真是的!”十一娘嗔怪道,“说得我吓了一大跳。我还以为侯爷早瞧中了哪家的姑娘,只等着谕哥儿中了秀才好去提亲。说了半天,还是镜中huā、水中月啊!”

“不急,不急。”徐令宜笑着安慰她,“年纪大些,定了性,也知道这日子该怎么过。成亲太早了,两个都是小孩子,有时候明明可以忍一忍,退一步的事”说着说着就闹起来,最后有了心结,反而浓情转薄,成了怨偶。”

是他自己的身同感受吗?

清纯花季少女可爱连拍

十一娘很想问一句”看到他眉宇间有淡淡的感伤,心里颇有怅然,把这句咽了下去。

她就提了个欢快些的话题:“侯爷可能还不知道吧?我和文姨娘前两天清了很多谨哥儿的小时候穿过的衣裳送去了沧州。回来的人说,贞姐儿现在很好,婆婆怕她害怕,还专把娘家的一个能说会道、生过四个儿子的侄媳妇请来家里做客,陪着贞姐儿说话,照顾贞姐儿的衣食住行。再过几天就是八月十五了”我想写感谢的信让送中秋节礼的人带到沧州,侯爷觉得如何?”

“不用为这个写感谢信吧?”徐令宜犹豫道,“她是婆婆”想怎样对待贞姐儿我们都不好说什么啊!”

“哎呀,就是帮着贞姐儿哄哄婆婆嘛!”十一娘不以为然,“谁不愿意听好话啊!我们这样,她有面子,贞姐儿有什么做不到的,也会多多包容。”然后笑道,“我算着日子,再过两个月贞姐儿就该生。不知道是女儿还是儿子?我差去给贞姐儿送东西的婆子回来说”看贞姐儿的样子,应该是个女儿。可我总觉得她是骗我赏钱的。我怀谨哥儿那会,大家都说看样子是女儿……”

徐令宜听她唠唠叨叨的,就贴了她的脸,低声问她:“那你呢?”

“什么?”十一娘一时没有听明白。

徐令宜低声笑:“你把我们谨哥儿的衣裳都送了人”到时候我们的儿子穿什么啊?”

“谨哥儿都大了,那些衣裳也用不着了…………”十一娘说着,突然明白徐令宜指的是什么了。她不禁有些不自在,语气顿了顿,这才讪讪然地道,“大家不是说谨哥儿是个有福气的”太子妃能顺利地生下皇长孙,都是沾了他的福气……”我也是想宽宾贞姐儿的心……”

“皇长孙沾了谨哥儿的福气?”徐令宜听着有些目瞪口呆,“这是谁说的?”

“您真的不知道啊?”十一娘掩了嘴笑,“前两天我去看甘太夫人,在忠勤伯府遇到中山侯唐家的四太太,见了我们家谨哥儿,两眼发光。非要我们去她家做客不可。说她媳妇已经是第四胎了,是姑娘,想让我们家谨哥儿去她媳妇床上坐一坐。要不是我说福成公主差人让我去公主府一趟,只怕还走不脱身。就是这样,她还有些不相信,一路和我到公主府门前才分手。要不然,我也不会冒冒然登了周姐姐家的门了!”

徐令宜失笑,调侃十一娘:“我看,他先到他娘床上去坐坐再说!”

十一娘忍不住在他肩膀上打了一下:“促狭鬼!”

“我说的是正经话。”徐令宜笑着闹她,“你给我老实交待,到底送了几件谨哥儿的衣裳给别人……”

十一娘笑得不行:“哪有你这样的……送了几件给贞姐儿,送了两件给唐四太太,还有之前送给了永安公主两件……”

两人说说笑笑,让徐令宜暂时忘记了王九保定罪的感慨。

……

进入八月,燕京下起子绵绵细雨。

十一娘打量着徐嗣谕身上崭新的宝蓝底玄色步步高升团huā的茧绸直裰,笑道:“还好你父亲提醒我,六月份就把你的考篮、考帘拿出来晾晒了。要不然可糟糕了!”又道,侯爷说,这考篮、考帘陪着你通过了县试和府试,以后也定能陪着你参加乡试、会试的。”

临上考场了,她想给徐嗣谕多一些鼓励。

徐嗣谕微笑着没有做声,眼睛却是一亮。

徐令宜也不太习惯十一娘当着儿子说这样的话,他轻轻地咳了一声,淡然地道:“好了,时候不早了,给祖母请了安,你也该出门了。免得到时候大家蜂拥而来,把路堵得水泄不通。下雨天的,还要走着去考场。”然后吩咐立在一旁的徐嗣谆,“和白总管一起送你哥哥到考场!”

兄弟俩作揖行礼,恭敬地应了一声“是”。

谨哥儿跑了过去。

他牵了徐嗣谕的手,眨着大大的凤眼仰望着哥哥:“我也要去!”

徐嗣谕笑起来。

他弯了腰,温声道:“等你大些了再去!”

十一娘则忙将他抱了过去:“哥哥有事,你别吵。等会娘给你讲故事听。”

谨哥儿也到了听故事的年纪,和徐嗣诫一样,一遍又一遍,讲得人口干舌燥也不罢休。

虽然没有坚持要跟着去谨哥儿却嘟了嘴,显得有些不高兴。

十一娘怕他影响徐嗣谕的心情,忙催着徐嗣谕出门:“我让竺香送你们去祖母那里吧!祖母也惦记着你上考场的事,这个时候应该早就起来了!”

徐嗣谕“嗯”了一声,却没有立刻就走,而是问谨哥儿:“你喜欢吃什么?哥哥回来的时候带给你!”

谨哥儿从来没有吃过外面的东西,更不像徐嗣诫小时候,就是一颗糖也吃得津津有味。他虽然从来不挑食,可也从来没有嚷过一定要吃什么。

歪着小脑袋想了半天,他望着十一娘道:“吃小酥鱼!”

大家不禁笑起来。

今天早餐就炸了小酥鱼。

笑过,徐嗣谕认真地道:“春熙楼应该有小酥鱼。我出了考场给你带!”

谨哥儿笑嘻嘻地依偎在十一娘的身边。

徐令宜则道:“你好好考你的就走了。派个小厮去给他买小酥鱼就行了。”

父子俩都没有骗谨哥儿的意思。

十一娘心一松。

她最怕大人因为孩子小以为孩子不懂事就随便乱许诺,事后又不能兑现。时间长了,孩子会对大人失去信任。

徐嗣谕下了场果然给谨哥儿带了小酥鱼回来。

只可惜谨哥儿已经睡着了。

徐嗣谕有些歉意地道:“本准备早点回来的,结果方大哥在考场外等我,拉了我去喝茶,还有些他的同科和同僚,就让丝竹回来报了个信……原想亲手交给他的,没想到话说的长了些…………”

可以想象。

就像高考后第二天的同学聚会,不管考得好不好都觉得可以松口气了。至于是上一本还是复读,那走过两天再考虑的事。

她笑道:“没事。我明天给他就走了!”

徐嗣谕歉意地走了。

坐在临窗大炕上等徐嗣谕回来的徐令宜放下手中的书,道:“他什么时候和方探huā走得这么近了?”

之前让人守在门口徐嗣谕回来了就让他过来问个安。结果见到徐嗣谕却一句话也没有问。

十一娘不由莞尔。

“谕哥儿和方探huā一直挺好的啊!”她道,“只是先前为勤哥儿媳妇的事,各有各的立场罢了。现在两家既然重归于好,他们两人也就走得比较近起来。”

徐令宜点了点头,没再多硪第二天早上谨哥儿起来见床头放了包小酥鱼,显得有些困惑。

“这是二少爷特意去春熙楼给六少爷买的。”顾妈妈忙道,“昨天晚上拿过来的时候,你已经睡了。”

谨哥儿高兴起来,提了小酥鱼就跑进了十一娘的内室:“娘,娘二哥给我买小酥鱼了!”

十一娘笑着亲了亲谨哥儿的面颊:“记得等会见到了二哥要跟二哥道谢!”

谨哥儿点头,见到徐嗣谕乖乖地向他道谢。

“不用!”徐嗣谕笑着,摸了摸谨哥儿的头。

有小丫鬟跑进来:“夫人二夫人问二少爷过来问安了没有?要是问了安,请二少爷去韶华院一趟。”

话音未落又有小丫鬟跑进来:“夫人,太夫人身边的玉版姐姐过来了。说是奉了太夫人之命,问二少爷过来了没有?如果过来了,就让过去一趟!”

昨天徐嗣谕回来的太晚,太夫人和二夫人都没有等到他。

他们是关心徐嗣谕考得怎样吧?

十一娘不禁失笑。

反倒是徐令宜一句话也没有问。

她吩咐道:“快去!小心让太夫人和你二伯母等急了!”

徐嗣谕应乒而去。

过了几天,顺天府那边传来消息,徐嗣谕考了第九名,成为大周王朝的一名廪生。不仅可以去府学上课,每个月还可以领六斗米。

今天去接小吱吱,用了定时发布,先贴个草稿,回来再改错字。

发布日期:
分类:未分类 标签: